首页 > 资讯 > 人物 > 正文

魏小安:休闲旅游时代谋发展

人物 露营天下

休闲旅游时代在全球一体化的背景之下,变化日新月异,形成一种大生活。技术的加速度,社会的加速度使我们生活范围、眼界也已经完全不同,在 ...

露营资讯:露营天下,让露营更生活!最新鲜的行业资讯,最全面的跨界露营+,最有创意的露营活动,最具代表性的露营产品,最人性化的营地预定和营位预定界面,最专业的数据分析,最独到的政策解读...最有态度的露营行业媒体!


    休闲旅游时代

    在全球一体化的背景之下,变化日新月异,形成一种大生活。技术的加速度,社会的加速度使我们生活范围、眼界也已经完全不同,在这样一个大生活的背景之下,中国又面临转型,进入工业化发展中后期。

    魏小安说,传统的观光旅游这是一种工业化的模式,休闲度假发展是后工业化的模式。

CME4TUI$4I1OD9_)F~QFYER.png

    田园生活是我们现在最大的一个追求,所以,这次高峰论坛的主题也是休闲运动、田园生活。二是生态的生活。三是森林生活,要追求生物多样性,达到多元化一。四是文化生活。五是艺术生活。六是创意生活。七是数字生活。八是休闲生活。九是运动生活。十是健康生活。总之,一系列的生活展示的是非常丰富的生活修形态。

   魏小安说,休闲是创造幸福的基础,实现幸福的渠道,感受幸福的领域,来构造一个大生活。很简单,大生活需要大休闲,大休闲需要大产业。休闲实际上就是一句话,对自由时间的多样化安排,不是说有时间就能休闲,必须是可自由支配的时间,安排那是多样化的安排,所以说,从时间上来说有小闲,就是日常休闲,八小时之外的闲暇。总体而言,我们已经进入了大众休闲的时代,这是从时间维度上,从空间涉及到很多休闲体系,乡村休闲、一体休闲、网络休闲等空间七个维度,最后是互为空间形成一个完整的网络体系。

    魏小安认为,所谓“休闲+”,需要大力倡导休闲。一是治理理念的变化,如果从民生角度探讨,休闲就是民生里面重要组成部分。二就是假日制度的变化,就需要休假时间的弹性化三是收入水平的变化。第四就是基础设施的变化。

    魏小安表示,对于需求增长这种膨胀性的需求,甚至爆炸性的增长,其中最大的一个问题是供求不平衡,其中包括这么几点:一、结构性过剩和结构性短缺同时存在,突出表现是两个方面:一是休闲度假产品不足,所以就形成了一个现象,海外度假大规模的进行。现在基本上东南亚变成中国人主要度假地,一步步延伸,今年已经延伸到了西地,明年一定是北欧,到北欧不是观光的概念,而是度假的概念,那就意味着全世界都是主体的度假模式,我们资源不足,山地度假开始发展,乡村度假普遍化,城市度假进行探索,同时各类度假产品都在跟进,包括温泉运 动、文化休闲等等。总体而言这是一个供不应求的局面,当然出国很多原因,休闲度假是一个主题诉求。二是城市休闲空间严重不足,因为我们城市化发展过程中缺乏休闲概念,所以大楼占据了休闲空间,这个问题在短期内无法调整,但就逼着另外一条路大家在追求更多的休闲产品,所以就是中国乡村休闲和乡村旅游发展的一个内在因素。

    当然,魏小安还表示说,还有一些其他的不足,就是交通堵塞。实际上,在休闲这个领域排浪式消费的现象仍然很严重,恰恰是因为排浪式又使我们供求不均衡进一步加重。由此就涉大产业及问题。

    魏小安说,休闲产业包罗万象,涉及到不同的行业和领域,只要是人们的休闲行为和休闲消费有关的产业,都会有休闲产业,因此,休闲产业严格的来说是一个体系,或者说是一个领域,这样也应该用系统化的概念和方法。总体来说,可以划分为休闲基础产业,休闲延伸产业,休闲支撑产业 ,如果细化,涉及到国民经济上百个产业。

休闲度假发展核心就是时间

    魏小安在今年的千岛湖湖中国休闲度假大会上表示,休闲度假发展核心就是时间,实际上是四个方面的消费,时间消费、金钱消费、文化消费、品质消费。休闲度假关注细节,关注体验,关注深入。我们到了一个景区,急匆匆的过去了,细节如何不会关心,可是如果在一个地方坐一个小时,所有的细节都在眼前。

很自然,文化和品质必然是休闲度假下一步的导向。但是现在最大的问题是时间的消费,这里面有一个我的时间谁做主的问题。现在已经进步到了我的金钱消费基本可以做主,只要不违法,想怎么花就怎么花。但是我们的时间消费呢?一个黄金周还得国务院办公厅下文件,多年以来大家很习惯于这种形态,13亿人的假日消费还需要国务院来规定,全世界都没有。

    我的时间到底谁来做主?应该是我做主,尤其是今年的黄金周,总体来说比较平安的过去了,原来说黄金周四个要求,叫做安全、秩序、质量、效益,我的看法质量、效益免谈,黄金周首要的是安全,底线也是安全,只要安全不出大问题,黄金周就算过去,其次是秩序,在这个时候还追求质量高?还追求效益好?没有这种可能性。但是媒体有很多误导,比如一说黄金周就是赚了盆满钵满,把收入当利润,有这个道理吗?实际上黄金周的效益绝不会高,算一下黄金周的投入就知道了。

    1999年黄金周开始,到现在16年时间了,刚开始的时候有积极作用,所以那一届的领导也说,本届政府最大的一个意想不到的收获就是黄金周,增加了两个公共假日,启动了一个消费领域。但是到今天为止,需要再评估了,尤其在休闲度假大力倡导,带薪休假努力落实的今天,黄金周可以适当取消了。我们改革的基本经验叫先立后破,36年改革基本理念就是这个,如果说没有立的时候我们就破,现有的福利都保不住。革命时期讲究先破后立,破字当头立在其中。那是革命时期,我们是穷光蛋,所以我们宰谁都行,破谁都行,现在不同,中国已经小康了,应研究先立后破。

    魏小安表示,相信在落实国务院的《国民旅游休闲纲要》过程中,到2020年,带薪休假在全国基本落实,这时候黄金周至少应该淡化,使我们的时间的消费能够和国际基本接轨,使我们的时间消费老百姓自己能够真正做主,这才是中国休闲度假的未来,也是我们更辉煌的明天。


  收藏   分享

Powered by 露营天下 CAMPAVE.COM © 2017 | 京ICP备15043632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