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旅游 > 正文

重走G318,一个天蝎男的行为艺术

旅游 读城、爱驾传媒

李克崎在路上对认识不认识的同行者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是:“自己照顾自己啊。”作为【重走G318,打造国民公路】行动的全程总策划、总指挥加身体力行的实践者,他开着自己的改装车,带着...

露营资讯:露营天下,让露营更生活!最新鲜的行业资讯,最全面的跨界露营+,最有创意的露营活动,最具代表性的露营产品,最人性化的营地预定和营位预定界面,最专业的数据分析,最独到的政策解读...最有态度的露营行业媒体!


重走G318,一个天蝎男的行为艺术

李克崎在路上对认识不认识的同行者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是:“自己照顾自己啊。”

作为【重走G318,打造国民公路】行动的全程总策划、总指挥加身体力行的实践者,他开着自己的改装车,带着各行各业的40多人,妻儿也曾参与其中,率领一辆改装的红色大巴、一辆房车和一辆补给车,从上海出发,一路向西,沿途经过18站,5476公里,历时一个月左右,一直走到西藏樟木口岸。

重走G318,一个天蝎男的行为艺术

遇到李克崎的第二天,大巴车轮胎故障,很多人围在周围着急,帮不上忙,他看到后迅速走来,蹲下来检查轮胎,和保障团队迅速商议定解决方案,并招呼大家动起来,一起帮忙。这一路被称为西天取经,四辆车被大家戏称为“师徒四人”。不难想象,走一条从海拔0到海拔4000米,气候、自然生态、民族、风土人情都不同且一路向上的公路,中间会遇到多少决策变动和细碎繁琐。

这不是旅行社的纯玩团,同行的40多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工作和职责,沿途经过十八站,重访经典线路,并在每一站进行官方路演,实地调研和考察,深入到在地,寻到了连当地人都不知道的地、道、风、物中,比如四川蒲江明月村、郫县房车营地、雅安雪山村、木雅圣地等秘境,当地人惊叹:“上海人咋个晓得?”

他称这是一场大型的行为艺术。李克崎和他的工作团队,白天开车赶路,处理各种突发和中途的活动对接,晚上会议,总结当天,计划明天。这种高强度的工作似乎没有影响这个团队“凹造型、玩乐和欣赏”的好心情,他们工作带劲,玩得也尽兴。遇到美景美物美人美食,能量最终安放在每个人的工作作品中。

重走G318,一个天蝎男的行为艺术

采访当天,是在海拔4000米的世界高城理塘,经受了轮番热情接待和一个纪录片的会议,李克崎坐在虫草大酒店。“这个酒店我很感动,住在这里,有人敲了我的门,给我测了心跳,他说你要吸氧。我才开始审视自己的身体:大多数人无知,以为自己可以扛过去,所以需要专业的服务和测量,这也是对进藏人的一个提示。”这一路他被众人环绕,也通过交谈和观察,洞察众人和细节。蔷薇与猛虎,他都注意得到。大局需要把控处理,中途站点有疑义,他自己驱车带着团队去探路,承担风险并迅速纠正线路。

重走G318,一个天蝎男的行为艺术

敏锐的捕捉力,不断分析与自我分析,审视别人也审视自己,亲和力、号召力和感染力,一个极具天蝎座的人格在一路的行动中不断显现。

行程结束,回望来时路,他只是感谢了所有参与者和支持者,重复说了自驾大会上自己的发言:“在路上,我们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

“世界上再没有这样一条公路是奔着世界的第三极去的,我们会持续性做这件事情。”13年前,2004年,也是春天,李克崎从拉萨回上海,途中翻了两次车,整个假期都没有了。12年一个轮回,12年前,一只无知无畏的菜鸟,跌跌撞撞的走完,这一次,也是他给自己的礼物。

“在路上”是被很多人叫唤到无力的词,不过:一个重视身体力行,说得到,也做得到的人和团队,就能永远在路上。

重走G318,一个天蝎男的行为艺术

重走G318,一个天蝎男的行为艺术

《读城》:先谈谈你对理塘的观感吧。

李克崎:很震撼。这震撼是什么,是一种反差,我们看过太多的那种博物馆,精美豪华的样子,理塘的博物馆,都在老屋子里,让我很震惊。今天我从康定过来,有条大道穿过草场,远远看到有条阳光照在这座城市,那一瞬间,我觉得这里非常神奇。古人的智慧,这个地方有宗教诞生,有那么多高僧大德出现,一定有它的规律。

从地理层面,它是枢纽。它在交通上的便利性,也注定了它会成为318上的一个重要的节点。功能上,我希望它能成为集散地,这里可以成为一个大本营,驻扎在这里。自驾游需要补给,需要住宿。

《读城》:这次重走G318,缘何中途设置18站?

李克崎:我们设置18站,每一站都该有它的使命,有它独特的不可取代的价值在,可以是历史、文化、地理,可以是某种独特的资源,我们做18站实际上是这样的逻辑设计。

《读城》:你如何看待这条公路?

李克崎:有人说未来318可以成为一个经济特区,我觉得有意思。

我认为这是第一条真正的中国自驾游的公路IP。我一直在讲,一个国家的自驾游是否成熟,它的标志性在于是否有自己的公路IP和公路产品。这一路,我从头跟到尾,也是给我自己的一个礼物,这一路下来,各地交流之后,我感受到他们对这个东西的迫切需求。

自驾车公路就像河流一样,当这条河流疏通,就是滚滚的河流。很多建设是基于自己的地方思考,没有考虑到上下游。上一个城市对下一个城市的导流价值。今年规划后,明年形成产业联盟,同行变成合作伙伴,酒店上下游变成相互推广的伙伴,信息被打通了。我们是很开放、很全民地在做这件事情,所有沿线的人都应该因此获益,这是我们一直希望表达的。

重走G318,一个天蝎男的行为艺术

重走G318,一个天蝎男的行为艺术

《读城》:在你看来,美国66号公路和中国318公路有可比性吗?

李克崎:我们一直讲美国66号公路,是个历史记忆,它现在已经不扮演物流价值,作为一个文化的遗产存在,更多的是美国精神的象征。318不一样的是,它是一条生命线,一直在生长,这就是有价值的地方。周边有那多人和地方以它为生,它还在扮演中西部物流的功能,甚至是国防功能。这次我们也特别去拜访兵站,因为它最初是军人修建的,这就不是狭隘的318公路的概念,这是一个贯通的大枢纽和连接线。

从不同维度去解读,文化维度,观光维度,地理经济,这条公路中一定会有最美的公路被保留,是观光旅游的历史遗迹。我们为什么选上海作为第一站呢,这是世界人民的公路。世界人民抵达上海,先了解海派文化,再向下走。我强调一种仪式感是什么:走318,不走完全程都难受,都是遗憾。18站,更多的人可以分成几年来完成,可以拆解,这是个枢纽工程站,你可以感受每一站。

重走G318,一个天蝎男的行为艺术

重走G318,一个天蝎男的行为艺术

《读城》:这是之所以会做自驾游大会的原因?

李克崎:自驾游大会聚集不同产业的精英,包括民宿、酒店、保养、改装、保障,这和传统旅游不一样,传统旅游做吃助行游购娱就可以了,自驾游不是,它涉及到出行,自己车的问题,信息的问题。

一旦变成一个联盟,就很有趣了。如何做差异化的设计。从上海到拉萨,如果每一站都是同质化的东西,那太无聊了。我在设置18站时,就会挖掘、包装这18站的不同,旅行者的体验就不同了。所以对旅行者,我们是会引导的,不做同质化。

《读城》:这次路演你们想寻找什么?

李克崎:在理塘的长青春科尔寺我很震撼,因为确实有承载的东西在那里,而不是传说。一种文化使要有人参与的,不是在博物馆里死的东西,是活的。居民在这里转经、生活。今天导游告诉我,她晚上就来这里散步、健身,你到一个地方,这种氛围可以影响到你。就像转经筒,不一定要念经,这种行为,是佛的智慧,不是加持某种东西,是让你对生命敬畏。

重走G318,一个天蝎男的行为艺术

仪式感是我们这次路演想要去寻找的。我觉得中国人丢失了这种东西。大家对很多东西越来越随意,包括我自己,有时科技文明的发展,很多东西貌似很容易解决,太容易获得,越来越少了敬畏之心。

我们这次国民公路的建设,这条路,我希望不只是旅行的路线,更多的是朝圣之路,去寻找自己。从上海到拉萨,你看到这条路是服饰的变化,仪式的变化,仪式越来越多。这次路上,要有独特的视角,独立的思考能力。

《读城》:做这件事情,你有大野心或小雄心吗?

李克崎:我是做广告出身的,就是总想做牛逼的事情,想做一个品牌。作为一个策划人,做一个IP,成为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我死了,这个东西在世界上,这是个雄心,是挑战。如果能超越66号公路,作为做汽车文化的人,是让我觉得荣耀的事情。

318不是我们的,我们没有占有欲,我们只是发起这个项目推动者,因为我们的推动,让更多人关注。只是说有时我觉得我们这个东西是行为艺术,可能会唤醒很多人对318的关注。

《读城》:策划这么大的行为艺术,中途有受过质疑和非议吗?

李克崎:大多数是鼓励和支持。但有人看我,觉得我傻,费力辛苦折腾这么大的事情。但我觉得文化要变成生意,文化人要比任何人都活的体面,这是我一个不太现实的梦想。这个国家太不体面了。

明年我们要把每一站都落实,每一站都可以在邮局敲章。从资本维度,我们会发起一个318产业基金;从产业维度,我们会发起一个318产业联盟;从文化维度,我们会做一系列的文化产业IP,我们会做音乐棒棒糖、公路茶、沙子、文学作品、电影、纪录片。今年我们要出我们第一个公路产品:中国第一张公路旅行产品,318的路书。

《读城》:此次出行,你最大的焦虑在哪里?

李克崎:是安全。到现在为止,我还比较担心我们拍不出想要的那部纪录片。不过现在我没有那么在乎和纠结细节了,我觉得,它只要被记录就好,看到它在发生就可以了。

《读城》:你如何看待旅行?

李克崎:旅行是去看,去体验,去感受,什么形式不重要,内心要觉得有所获益。最关键的开始,并且出发,勇往直前。一切都是未知的,这让我很兴奋。

《读城》:这条路是有精神可言的?

李克崎:这条公路的人文性和地理性都重要,吃货、摄影家都可以在这条公路上找到乐趣,可以满足所有人的诉求。我用一个视角重新审视这条公路,把这条公路进行梳理,像个考古队员,让更多的人能够更明白的看到,仅此而已。

我和他们说,不要为我而来,要为自己而来。中国终于有自己的公路IP了,中国现在有三亿驾照,未来会更多。大学生毕业,间隔年,就可以走这条公路。我想赋予它一个国民精神,这条公路是从海拔0到海拔4000米多,是个一路向上的公路,这是整个民族都需要有的向上精神。



  收藏   分享

Powered by 露营天下 CAMPAVE.COM © 2018 | 京ICP备15043632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