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首页 > 资讯 > 泛户外 > 旅游 > 正文

16家景区扎堆新三板,资本化的迷茫还是新出路?

旅游 新旅界 (0)评论

临近年关,景区类运营公司扎堆挂牌新三板为哪般?股转系统数据显示,12月份,继瘦西湖之后,国家5A级旅游景区塔尔寺运营公司青海香巴林卡文化旅游资源开发股份有限公司(以下 ...

临近年关,景区类运营公司扎堆挂牌新三板为哪般?股转系统数据显示,12月份,继瘦西湖之后,国家5A级旅游景区塔尔寺运营公司青海香巴林卡文化旅游资源开发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香巴林卡”)也向股转递交了挂牌材料,申报挂牌新三板。

1.jpeg

根据不完全统计,目前新三板已挂牌和拟挂牌的景区类企业共有16家,分别是白鹿温泉、成都文旅、武当旅游、西域旅游、口岸旅游等。

2.jpg

根据新三板挂牌类景区的统计可以发现,资产规模最高的白鹿温泉只有7.87亿元,市值6.15亿元,而主板市场资产规模最大的黄山旅游为41.35亿元,市值117.18亿元。16家公司的资产总规模比黄山旅游(600054.SH)稍多一些,但总市值却远不及黄山旅游。

事实上,一直以来,旅游景区由于机制、体制和管理等难题,很难登陆资本市场。据悉,为了顺利挂牌,很多景区都会通过股份制改造,与民营资本相结合的方式谋得终南捷径。12月9日,浙江遂昌旅游发展股份有限公司(下文简称“遂昌旅游”)正式挂牌新三板,股票代码为838310,成为中国首家股改上新三板的县级国有旅游类企业。

遂昌旅游股转说明书显示,2016年3月23日,股份公司成立,公司的经营权由遂昌县财政局国资公司过渡到股份公司。而且,为了改变公司控股权过于集中的现状,2015年12月,遂昌旅游变更了出资主体并进行了一次增资,变更后成屏水电和遂昌国资公司分别持有公司82.75%、17.25%的股权,公司的控股股东变更为成屏水电,不过,遂昌县财政局仍间接持有公司100%的股权。

除了进行股份制改革之外,景区类企业登录资本市场的另一种方式就是引入民间资本,通过借助民间资本的力量挂牌新三板,这也是一种很普遍的形式,恐龙谷、碧螺塔等即是其中典例。

3.jpg

云南禄丰县于2004年引进浙江金时代控股有限公司投资开发恐龙化石资源,并于2005年注册成立了侏罗纪世界投资有限责任公司。2008年4月,公司投建的集遗址保护、观光休闲为一体的恐龙文化旅游主题公园—禄丰世界恐龙谷正式开园,2009年,恐龙谷被评定为国家4A级旅游景区。2014年11月19日,侏罗纪世界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全体现有股东作为发起人,整体变更为云南世界恐龙谷旅游股份有限公司。2015年5月22日,恐龙谷在新三板挂牌。

2002年,北戴河区政府引进民间资本发展旅游,以出让经营权的方式由海益旅游开发有限公司租赁经营碧螺塔公园,经营期限为50年。此后,海益公司将碧螺塔公园建成突出自然、注重休闲,以夜文化、海文化、演艺文化和美食文化为特色的休闲式酒吧主题公园。2014年8月,碧螺塔旅游开发股份有限公司启动了在新三板挂牌上市的程序,2015年7月23日挂牌成功。

2016中国旅游景区研究报告显示,截止到2015年底,全国A类景区达到7000多家,其中高星景区1500多家,包含5A级景区总计213家。而新三板挂牌企业突破10000家,而景区类企业只有10多家,少之又少。资本市场虽有风险,但却是名利双收的好去处,难道景区企业不想在此掘金?

事实并非如此,正所谓有心无力,在旅游景区市场化和资本化的道路上体现得淋漓尽致。从恐龙谷、碧螺塔的案例我们可知,从筹备改制到挂牌上市,前前后后耗了十年之久。可以窥见,对于景区而言,登陆资本市场并非易事。

面临诸多不确定性

一直以来,我国旅游景区的运营都延续了计划经济时代的体制,政府既是景区资产的所有者,也是经营者和管理者。政企不分,景区的所有权、管理权和经营权角色混同,不仅经营效率低下,而且登陆资本市场又面临资产确认、权责分配以及财务梳理等一系列困难。

据知情人士透露,景区资产证券化首先面临的问题是确权,绝大多数景区资源都属于当地政府,政府既是所有者,也是经营者,怎么上市?其次,还面临资产评估和尽职调查,很多景区除了自有资产之外,还参与政府项目的代建、代垫、代收和代管,单资产评估这一项可能一年都评不出来。

此外,该知情人士还表示,在权责不明确的状况下,各项工作如何开展都是问题。产权找谁要?经营权找谁沟通?财务与哪个部门对接梳理?有的地方资源在当地财政机关,而有的在当地旅游局,还有的在地方下辖国资公司,而且不是集中管理,每个部门可能就管一块,找谁对接都是难题,办事都需要级别,如果不能打入内部,根本没法参与,更别说资源的统一协调与调配。

其实,所有的问题,归根结底,还是体制问题,景区的运营和管理体制是症结所在。可是,当一切问题都回归到体制时,即使是能人异士,也都是束手无策。景区是我国旅游资源群中最为庞大的客体,因而其运营和发展也是受体制弊病影响最为严重的群体。

12月5日,国家旅游局通报称,由于存在各种问题,全国367家4A级及以下景区受到处理,其中,107家A级景区被摘牌。事实上,景区摘牌并非新鲜事,但如此大规模集中整顿,实属罕见。问题频出、养痈成患的背后,是景区运营和管理机制的非常态化,如何革新与改进,其实到目前为止,并没有很好的案例。

遂昌旅游在风险因素中提及,由于刚完成股份改制,治理结构和内部控制体系尚待完善,未来经营中存在因内部管理不适应而影响公司持续、稳定、健康发展的风险。而实际控制人遂昌县财政局间接持有公司100%的股份,对公司经营决策可施予重大影响,若其利用其控制地位对公司的经营决策、人事、财务等进行不当控制,可能会损害公司利益。

4.jpeg

而除了以上权属、体制等难以消弭的因素之外,景区自身盈利模式单一也是主要制约因素,当然,新三板流动性差、融资能力有限也为景区所忌惮。不过,另一位行业人士表示,景区融资渠道很多,比如PPP、租赁等,资本市场只是其中之一,未必适合所有景区,而且,很多登陆新三板的景区也没见有什么大动作,部分纯粹是为了虚名。

资本化浪潮已来临?

12月2日,瘦西湖向股转系统递交了挂牌材料,计划挂牌新三板。公开转让说明书显示,瘦西湖旅游拥有瘦西湖内部水上经营游船的特许经营权,几乎所有的来源都属于“卖船票”。

公开转让说明书显示,瘦西湖旅游2014年、2015年、2016年1-9月的营业收入分别为3235万元、3658万元、3320万元,而净利润分别为335.71万元、458.89万元、821万元,而公司主营业务船票收入占当期收入的比例分别为100%、99.69%、96.74%。

通过卖船票登陆新三板的瘦西湖一度让资本市场所诧异,业务结构如此单一,营业收入对单一业务的依赖度几乎是百分之百,而且受宏观因素和企业自身因素的影响非常大,这样的企业登录资本市场风险怎么平衡?

5.jpg

然而,通过梳理可以发现,登陆新三板的景区类企业对单一主营业务的依赖度都非常高,基本上都在90%以上,绝大数公司都是立足于景区资源,提供“吃、住、行、玩”等一系列配套服务和二次衍生消费服务,以资源为依托的票务收入为主要来源,其他衍生消费收入为辅。

上述业内人士表示,目前景区收入主要依靠单一的门票收入,而许多景区目前还处于观光游阶段,而游客一辈子可能就去一次,而所谓的信息化、大数据都还处于初级试水阶段,短时间之内很难带来客观的营收,事实上,好景区现金流非常好,也不需要上市。不过,上市有利于景区规范化运作,一方面可以粉饰地方政绩,另一方面也方便原始股东套现。

其实,景区类企业扎堆挂牌新三板也与旅游互联网渠道端泡沫的破裂,资本向资源端聚拢不无关系。该业内人士表示,OTA的并购重组与死亡加速之后,旅游线下资源的投资浪潮已然来临,不过在资本和市场的双重夹击之下,线下旅游集团也加紧收购合并其他周边小景区,而景区本身盈利的就不多,5A景区有三分之一已然是多数,可以预见,在未来,会有一大批景区荒废甚至死亡。

危机也是景区谋求资本化的推动因素?不过,资本对景区所带来的冲击及影响当下还很难估计,但是依托景区发展地产经济却是有利可图。有行业人士表示,作为景区从业者,不希望行业被资本玩坏,但以景区为产业链核心,可以带动周围基建,衍生产业链尤其是房地产经济的发展,甚至地方就业,所以无论是当地政府还是地产老板,都持欢迎态度。

虽然景区登陆资本市场困难重重,但依然阻挡不了行业资本化大潮,而新三板门槛低由为它们谋求上市提供了良机。据悉,除了瘦西湖、香巴林卡之外,河北承德避暑山庄、黄果树、广州塔小蛮腰、秦皇岛金沙湾等景点也纷纷递交了挂牌材料,期望能借由新三板登陆资本市场 。

可以预见,未来很长一段时间,景区企业将会是新三板市场的常客。不过,待资本浪潮褪去,企业和市场估值又会回落。大浪淘沙之后,能存活下来的,一定是行业佼佼者。

  收藏   分享
露营天下微信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
确 认